欢迎来到升达艺术馆官方网站!

“我的矿工路2019”平顶山市摄影人才培养工程成果巡展

作者:zard 发布时间:2019-12-05 09:54:31 阅读:

1

展览时间:2019年12月4日开展

展览地点:升达艺术馆(郑州市金水区城东路113号)

主办单位:
平顶山市美术馆 平顶山市摄影家协会 升达艺术馆
学术主持:鲍昆
策展:郭月霞  薛莉

参展摄影师:陈旭平/韩建通/申亚军/孙爱国/文艺/云建军/张梦超/赵崇毅/赵延廷/周跃峰

 

 

展览序言

 

为了平顶山的骄傲

文/鲍昆

向下滑动查看更多

18世纪60年代,英国出现的第一次生产技术的革命,是以用新诞生的提供机械动力的工作母机,来替代人工劳动为主要特征的革命。这次技术革命改变了人类自古以来的生产方式和与之相关的社会关系,让大量从事农耕的自耕农转变产业工人,所以这次技术革命也被称为第一次工业革命或者产业革命。这场革命的核心技术就是以蒸汽机作为动力,将热能转化为机械运动为各种复杂的生产提供动力。蒸汽机是一个装置,其运动的能力在于燃料燃烧产生的能量。具有巨大热能量的化石燃料煤炭,才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真正的能源。于是,18世纪在英国发生的这场人类文明的大变局,就是围绕着几个核心的要素展开的,它们是煤炭、钢铁、铁路和其后衍生的产物纺织业。它们之间是一个递进的关系,是一个谁也离不开谁的结构性关系。

 

从英国开始的这场工业革命,很快在欧洲大陆展开了,法国、德国率先跟进,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和市场规模造就了欧洲先进于世界一百多年的局面。世界的现代化从欧洲开始了。自那以后的二百多年,世界的动荡都与此有着根本性的关系。
 
作为东方的文明区域华夏,曾经以先进的农耕文明著称于世,其历史曾经辉煌灿烂,国力也曾多次为古代世界的第一。但是,当欧洲进入工业化文明后,靠人畜之力经营的农耕社会已无法和钢铁机械构造的社会比拼实力。欧洲从15世纪开始的远洋贸易,开启了资本主义的全球化。发达的贸易市场,在18世纪中期扩展到了全球主要的市场,中国则是这场国际贸易的主角。中国的丝绸、瓷器是整个世界市场的畅销商品。也是在此时,全球的白银都流向了中国,造成欧洲的贸易通货枯竭。于是英国人以鸦片替代白银换取中国商品,最终导致1840年的鸦片战争。从那场战争之后,中国开始进入了屈辱的近现代历史。在这段历史中,曾经的华夏帝国威风不在,一直处于挨打和被分割裂土的状态。清晚期,知识分子意识到国家的落后是所有屈辱的根本原因,于是倡议实业救国,走工业强国的道路。但是,腐败的专制制度最终让这种愿望付诸流水。
 
1919年,辛亥革命终结了清代,中国迎来现代时期。不幸的是,社会的转型是痛苦的,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内外战乱,1949年稳定的新国家诞生,中国人自清末以来的工业化强国梦想终于走上了康庄大道。新中国首先要抓的就是所有工业基础的重型工业,就是钢铁产业,而钢铁产业的两个基础就是铁矿和煤矿。其中作为燃料资源的煤炭,还不仅仅用于冶金业,同时也是电力业的基本资源。找煤、挖煤,成为新中国全面工业化最早任务。
 
1953年,在河南省中部许昌市西面的郏县、鲁山县和叶县中间的三角地带发现了储量丰富的煤炭地层,其具体位置在当地“山顶平坦如削”的平顶山下,于是一个巨型的现代化煤矿因此而得名为平顶山煤矿。紧跟着,1957年3月,国务院正式建立属省直辖市平顶山市。平顶山,这个历史上从来没有的地名,就这样在新的历史中因煤而生,突兀于世。
 
从1958年以后的半个多世纪,平顶山市的国民总产值一直排在整个河南省的前4位。也就是说,平顶山为河南的经济发展贡献了四分之一的力量,是河南不折不扣的工业巨人之一。如果以平顶山经济的历史定位是煤矿产业来说,那么她对整体的中国经济贡献就绝不仅止于河南省了。1964年3月,国务院将平顶山市改为平顶山特区,实行行政双轨制,以煤炭工业部领导为主,河南省领导为辅。此安排虽然只有4年,但仍可以从中看出平顶山在国家整体经济布局中的地位。从这个角度上说,平顶山的历史就是新中国工业化的缩影。也正是在平顶山这样的新兴的工业城市发展中,中国的现代工业逐渐强大起来,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转变为一个现代型的工业国家。那是一个艰苦的岁月,无数的人从农村的田野上放下锄头走进城市,走进了漆黑的矿井深处,用自己的汗水和生命的危险,为我们新兴的现代国家提供了热量和光明。那些在输送带上滚滚而出地面的黝黑煤炭,被装上长长的列车,送到各地的工厂和千家万户,让这个国家强大。
 
整个平顶山的地下,是纵横交错的另一个城市,很多的人们生活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这个立体的生活和空间,就是人们为了现代化创造的一个巨大客体。这个客体是工业技术的产物,为文明创造了奇迹,也给自然带来了巨大的伤害。燃烧的煤炭,给了人们热量和动能,也带来巨大的空气污染。煤炭燃烧产生积聚的二氧化碳,给地球带来直接的恶果就是全球温度的升高。高温的地球会给生态带来灾难,于是煤炭的燃烧引起了人类的反思。
 
2015年12月,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近200个缔约方达成《巴黎气候变化协定》。这是继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97年《京都议定书》之后,人类历史上应对气候变化的第三个里程碑式的国际法律文本,为2020年后人类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行动做出了安排。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6年9月3日批准中国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中国成为第23个完成批准协定的国家。为了全球健康的文明环境,中国积极承诺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大规模减少燃煤发电的规模。因此,煤炭业的去产能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指标之一。
 
煤炭业的去产能,直接冲击了作为资源型城市的平顶山。半个多世纪以来靠煤炭生产维系城市发展的方向必须转向。一切来的迅猛,瞬间平顶山曾经的优势反而成为劣势,许多煤矿限产和关闭,造成了大批矿工的转岗和分流。这是一场深刻的改革,是整个城市的反思和调头。作为一个四百多万人口的中等城市,每一个变革都关乎许多人的生活命运。如何有序平和地进行城市转轨,是一个庞大艰巨复杂的工程。城市作为一个文化载体,其历史的遗产也不能迅速地遗忘。因为那些曾经的光荣,已经是每一个平顶山人内心中无法抹去的人格内涵。为国家半个多世纪的艰苦担当精神,是平顶山应该永远高扬的精神。
 
2017年5月,平顶山市美术馆和平顶山市摄影家协会共同举办了“平顶山市摄影人才培养工程”。这是一项文化工程项目,意在提升平顶山市摄影文化的水平。项目的举办方在策划这个工程的实施时,将全面反映平顶山市的历史以及现状作为具体的培训课程。这一想法得到市有关领导的积极肯定,也很好地契合了城市改革的大方向。在项目实施的一年多中,有接近二十位的摄影专业人士与爱好者积极参与了这个项目。他们以自己的生活与历史经验,将自己的摄影观看辐射到城市空间与时间之间。许多的观看鲜活、具有穿透性,而且紧紧围绕这这个城市的历史主体——矿工和矿工的生活。非常有意思的是,贯穿平顶山市东西的交通动脉“矿工路”是许多摄影者观看的出发点。在这些朋友们的观看镜头中,平顶山市和平顶山人生动地呈现了今天的面貌。在这些朋友们的影像中,实际上的平顶山是乐观的,人们的生活不但有序而且显得欣欣向荣。这未必是全部的真实,但却是摄影朋友们涌自内心的善意和希望。也因此,所有的影像都没有脱离生活真实的宣传色彩,而是生动朴实地观看和记录。
 
这个展览就是这个项目的结果呈现。它是一个句号,也是一个起点。希望平顶山人未来的摄影走的更宽广和深远,无愧于平顶山骄傲的岁月和担当的精神。

 

2019/01/02

 

 

每个城市都有一条“工人路”

文/薛莉

向下滑动查看更多
1949年,第一届政协会议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总纲” 中明确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 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54年的《宪法》更具体的规定了这一纲领;56年,中国产业工人的人数已达4651万……在“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号召下,“工人老大哥”的称号迅速走红并在一定时间里成为所有人对未来的向往。
与此同时,每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段,一定在工厂的家属区附近,由此还催生出各种形态的路名:工人路、工厂路、X厂路、X工路……“工人路”。说每个城市都有“工人路”那是夸张,不夸张的是,每座曾经的产业型城市,必然会有一条主流或边缘的“工人路”。
在我出生的平顶山市,就有一条和城市并生的“矿工路”。在这条路上曾经出现平顶山的多个第一个和唯一:曾经驻扎平顶山的政府职能单位“市政楼”、曾经屹立四县五区唯一一座“百货大楼”,曾经出现过全市最高的苏式建筑“四层楼”……曾经还是平顶山最长的马路。
 
平顶山市1953年因煤而生,1957年升级为河南省直辖市;1964年,平顶山市改为平顶山特区,以国家煤炭部领导为主,河南省领导为辅,成为64年中国“煤炭大会战”中,第一个被划为“特区”的城市。(平顶山大事记1953—2013)
几年前,随着92国《巴黎协定》的签署,煤炭业的去产能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之一,平顶山市煤炭工人的风头荡然无存,改革阵痛还造成了大批矿工的转岗和分流。近两年,国内基建业再次进入迅发期。据了解,平顶山的煤矿产能,再次进入小高潮。
毫不夸张地说,这条从1956年起建的“矿工路”,见证了平顶山煤炭业的繁荣、衰落、平稳和转型,也见证了这座城市的生长。
 
2017年和2018年,平顶山市摄影高研班在鲍昆老师的主持下,选定《我的矿工路》为题,要求高研班的每位摄影人都将自己眼中的煤炭业和平顶山市的成长、变迁,转换为专题类的摄影作品加以呈现。
围绕《我的矿工路》,十几位高研班学员在课堂内外理论加实践,连续两年里在矿工路乃至平顶山市周边做了大量田野调查,并在张国田、于德水、李颀拯等各位特邀导师的帮助和引导下,最终找到适合各自的专属项目,并先后持续进行一年之久。
 
2019年元月,进入平顶山市摄影人才培养工程成功展的作品将有十五组之多。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韩建通的群体肖像类作品:《我们是矿工》。
平顶山摄影师韩建通,花费半年多的时间,在各大煤矿的地面单位,挑选现场场景,布控多盏灯光,以摆+抓的方式拍摄煤矿工人的班组群像,并在引导中力求每位工人的面貌都有个性化的呈现,以画面语言表现产业工人在集体和自我面前的和谐与冲突。
文艺的《入井·携带物》则是煤矿工人井下辛劳的最佳写照。深井矿的井下工人一般从下井到升井要在井下经历10—15个小时,甚至更久。在他们随身携带的挎包中,除了必备工具,通常都会准备一到两顿的餐食。比如大饼、馒头等各种面食,以及小菜、瓜果,饮料,和大罐的水;以及劳作时的短装打扮,和防护用具。面对这些简陋的“行囊”,我们仿佛可以预见他们在井下的时光,以及辛苦劳作以外的小确幸。
 
在煤炭业的工人被摄影师的肖像作品勾勒出来的同时,《矿工路》题材的城市部分也在摄影师的手中被打磨出市民肖像的轮廓。
平顶山摄影师周跃峰在鲍昆老师的指导下,多次前往矿工路的各个公交站点,拍摄“剧照”般的群体肖像《站台》,把矿工路上翘首等车的人,用画面定格在公交车站的小剧场。
从深圳赶来助阵的著名肖像摄影师赵崇毅,用他擅长的犀利抓拍,将凌晨五点和上午八点两个时段的平顶山人,拍摄成忙碌百姓肖像册:《城市表情》和《早,城市》。在他的镜头里,从老人到孩童,从工薪到商贩,从黑夜到白天,俨然使用人类学档案的观察方式,将平顶山人的面孔一一记录。
 
有了产业工人和城市百姓的肖像,怎能没有平顶山城的肖像呢?
《城市肖像》这个专题是两位摄影师的合著,记录了平顶山市的大部分标志性建筑;
《地上铁》也是两位摄影师的合著,拍摄的是矿务局建矿以来一直营运至今的载人火车。
《焦化厂》和《代价》说的则是焦化厂迁厂之前的场景。焦化厂位于矿工路东头,曾是平顶山市区较近的重污染企业,由于平顶山市政府的着力支持,一个60年厂龄的大型国企成功搬迁并转型为环保企业,为城市的生态环境营造美好未来,也为矿工路未来打通至许南公路奠定基础。
 
六十年多年来,平顶山的城市版图在平顶山人的手中一点点扩大、美化和宜居,我们的城市变迁,对于每个平顶山人来说都有着专属记忆。今天,我们用《矿工路》这个命题展示了十位摄影师眼中的平顶山;明天,我们还会用更丰富的视角,为平顶山人记录我们自己的城市,我们平顶山人的集体记忆。

 


相关信息

已有6条评论,共19人参与发表评论

劇中的浪漫
全部评论
  • 劇中的浪漫

    人在世上生活,必须知道自己要什么。一是应该要什么,人生中什么重要、真正值得争取。这是正确的价值观。二是能够要什么,自己的兴趣和能力

    赞(236)2014-11-14 16:29
  • 得争取

    人在世上生什么重要、真正值得争取。这是正确的价值观。二是能够要什么,自己的兴趣和能力

    赞(236)2014-11-14 16:29
  • 的浪漫

    人在世上生活,必须知道自己要,必须知道自己要什么。一是应该要什么,人人在世上生活,必须知道自己要什么。一是应该要什么,人、真正值得争取。这是正确的价值观。二是能够要什么,自己的兴趣和能力

    赞(236)2014-11-14 16:29